【独家】张金祥厂商面临倒闭 外劳人头税家具业紧箍咒

【独家】张金祥厂商面临倒闭 外劳人头税家具业紧箍咒
独家报道/摄影:郑德伟 【独家】张金祥厂商面临倒闭 外劳人头税家具业紧箍咒

外劳是家具业的重要人力资源,但政府实施新条例,强制雇主必须承担外劳人头税, 加重业者的营销成本。

雇主承担外劳人头税的新条例,对各行业业者尤其是家具业者造成困扰,家具业者甚至把这项条例形容为“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”,坦言势将迫使急需聘请外劳的家具业者面临歇业倒闭窘境!

除了家具业,其他领域业者也对这项措施感到焦虑及不解 ,希望当局能够重新检讨这项措施的利弊 ,以免打击中小企业的发展。

把家具业推向死角

经营家私制造业40年的金达雅木工业有限公司(SeniDaya Woods Industries Sdn Bhd) 董事经理张金祥,接受《》记者专访时,狠批政府实施的外劳政策朝令夕改,并直言新条例更是家具业的“紧箍咒”,将把家具业推向死角。

张金祥也是马来西亚家具工业总会前副总会长;他说,柔佛州很多家具厂因请不到外劳而濒临倒闭。

他说,百业不振,经济低迷,政府应该设法振兴经济,协助中小企业拓展市场、提供资援,可是颠三倒四的政策偏差,却让经营者雪上加霜。

他强调,新政策导致业者营销成本节节攀升;不少业者持续3年都没法聘请到外劳,还有各类强制保险及医药检验均被垄断,让商家苦不堪言。

“原料短缺,员工紧缺,均影响业者的营运效率,加上错综复杂的税务及消费税,都加重业者的成本负担。”

【独家】张金祥厂商面临倒闭 外劳人头税家具业紧箍咒

家私厂因员工短缺,延误交货期,家具供应链受到影响。

工人流失缩

小规模厂商不敢接订单

“鉴于工人严重流失,工厂被迫缩小规模,很多熟客的订单都不敢接。”

张金祥无奈地说,基于工厂规模缩小,订单缩减,未来前景很不乐观。

“我的家具厂于高峰期共聘请110名外劳,受到政府的政策影响,强制将数十名拥有10多年经验的技术外劳遣送返国,3年前冻结输入外劳,再次申请引进外劳都无故被拒,目前只有45名外劳。”

他透露,家具业需要拥有最少5年经验的熟练技工,8年至10年可升任为主管,但,现在熟练工人被送走,再引进新一批工人,还要再加以训练,业者有苦自知。

业绩跌一半

“我担心接了订单也不能交货,最后因违约而须作出赔偿,目前我的工厂规模已缩减一半,业绩也减少超过一半。”

他批评政府对正规的经营者不友善,特别是拒绝给拥有正规记录的工厂批准外劳申请,当局至今也未给予任何答覆,业者投诉无门。

金达雅专营生产婴孩寝具,目前95%产品外销到欧洲、地中海、中东及日本等共20多个国家。

政策偏差令发展被超越

对本地人能否取代外劳的问题?张金祥说,国内的年轻人至少拥有高中教育程度,有多少个高中生或大专院校毕业生愿到工厂做机器操作员。

他说,基于生活开销日益高涨,工厂愿意开出高于市场价格聘请外劳或本地员工,仍没法找到足够的员工。

他建议政府必须善待中小型企业,它们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,营销约500万令吉的经营都有一定能力缴税,政府应该提供援助,而不是朝令夕改,没有经过探讨研究,就轻率推行极其糟糕的政策。

他说,我国的工业发展并非比不上外国,只因政策偏差,导致邻国追赶及超越我国。

【独家】张金祥厂商面临倒闭 外劳人头税家具业紧箍咒

经济低迷时,强制雇主承担外劳人头税的措施将加重经营成本。

官联机构垄断

外劳医药保险费飙升

张金祥说,政府要求雇主每年为外劳到指定的诊所或医院进行例常体检,而且必须到指定的公司购买外劳保险,这些都是雇主必须承担的额外开销,也因官联机构政府的垄断,使医药及保险因缺少竞争而导致费用飙升。

他表示,当初引进外劳时商家已经承担诸多费用,包括提供寄宿及伙食津贴,之前更为了配合政府提出的高收入政策,而给予外劳提供较高的薪酬。

90%制造业依赖外劳

“现在雇主必须承担外劳的人头税是不合理的政策,因为雇主必须承担庞大的杂项开销,例如消费税、水电费及营运开销等。”

他说,朝令夕改的外劳政策,犹如杀鸡取卵,国内制造业的人力市场有90%须依赖外劳,由外劳填补各行各业所需的人力资源,若外劳输入管道被截断,各行各业最终被迫歇业。

质疑政府亲商政策

他对政府一味迫使业者陷入狭窄的生存空间甚表费解,他说,如果中小型企业歇业,对国家没甚好处,他也质疑政府要如何营造亲商政策来吸引外资,本地工业都不能生存,外资哪敢进来。

对是否准备到外国,例如越南设厂投资,以降低营运成本?张金祥说,尽管面对严峻的挑战,但仍要扎根本土,倘若本土都无法生存,甭谈要融资到外国投资。

“到国外投资并非易事,在国外环境生疏,摸不到门路,但在我国却逐渐无力感,我担心情况没能改善的话,整个工业会“断气”及歇业。”

加重营运成本——森美兰小贩商同业商会会长·拿督李中永

雇主承担外劳人头税的新措施的确让人费解,当局应该解释,因为有一些小贩商会聘请三几位外劳,承担繁杂的劳役工作。

我经营的冷冻食品公司就聘用了10尼泊尔籍外劳,每名外劳须缴付1850令吉的人头税,这就是一笔挺大的营运开销。

假如请不到外劳,就只能请本地人,但却很难找到本地人愿承担此项低薪职务,请外劳的好处,就是他们耐操劳,不轻易请假。

开销转嫁消费者——森中华工商总会会长·拿督吕海庭

政府于2015年已调高外劳人头税,现在却实施由雇主承担外劳人头税的新措施,将影响各行各业。

雇主被迫将此营运开销转嫁给消费者,因此,这是挺不恰当的措施。

规模小影响微——联和家具东主·李国权

我经营室内装饰的木工家具生意两年多,生意挺好,也有聘请多名孟加拉籍外劳。

基于规模较小,因此在聘请外劳方面还未遭遇到难题,不过对于雇主须承担外劳人头税,他认为际此经济低迷时期,此措施不恰当,因为将加重经营成本,很可能最后搞到被迫歇业。

邓普勒路室内家具商
载外劳出勤受刁难

我的情况比较特殊,一开始接手经营此行业,因为想留住员工,就已将聘请外劳须缴人头税计算在成本中,

“在当前市场竞争激烈,赚利幅度窄,对一些聘请较多外劳的家具厂来说,例如需聘用400个外劳的家具厂,营运开销稍微调升的话,就立刻蒙受亏损。”

他说,室内装修经营者面对的问题,就是载送外劳出勤时,会受到警方的刁难。

独家报道/摄影:郑德伟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