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总风波‧只限中委职员‧莫顺宗允挑战派留宿

董总风波‧只限中委职员‧莫顺宗允挑战派留宿(雪兰莪.加影讯)新纪元院长莫顺宗週二针对“门禁”事件再度召开记者会。他指以董总秘书长傅振荃为首的中委、教职员及保安员于週一(7日)晚坚持在行政中心留宿;但对方答允院方开出两项要求,即在行政中心逗留者须是董总职员或中委;同时,秘书长所聘请的保安员须提供明确人数及资料背景给新院。“对于秘书长的坚持,院方既无权干涉对方的‘主权’,也从来不认为应诉诸强硬手段。进行门禁管制的用意,是为了保障董教总教育中心内的人员及学生的安全,让原有的正规保安员执行任务,才能够消除大家的疑虑。”他指出,院方提出两项要求,即在办公室逗留者,须是董总职员或中委,不可有外人;由秘书长聘请的保安员,须有明确人数和完整资料,并将资料交给新院,皆获得秘书长同意。“秘书长同意这两项要求,他保证留在办公室的人必定遵守门禁规定,即在凌晨12时进入董教总教育中心範围,直到清晨6时不准离开。”莫顺宗说,由秘书长聘请的保安员的管理範围只限于董总办公楼,并会自行负起管理责任,同时不会影响新院教职员的正常作息。他声称,院方认为,在秘书长傅振荃的配合及保证下,校园的安全和安宁至少得到基本的维护和保障。新院不介入董总事件“我们将持续监督和加强保安工作,务必使所有董教总教育中心範围内的人员和学生安心。”至于董总事件,他则认为,一如秘书长所说的“家事”,新纪元学院无意介入。儘管新纪元学院院长莫顺宗週一(7日)发表声明,院方基于学生安全,将在董教总教育中心範围内加强落实门禁的规定,但以秘书长傅振荃为首的挑战派中委週一(11日)晚上仍坚持留宿在董总行政中心。週一晚上11时20分左右,莫顺宗率员前往行政中心交涉,双方经过一小时闭门商谈后,傅振荃同意院方开出的两项条件下,挑战派的中委及教职员可继续在行政中心内过夜。(TKM)傅认为莫身份不对等莫顺宗指出,当他于週一(7日)晚前往董总行政中心,针对门禁工作与秘书长傅振荃详谈时,傅振荃却认为他的身份不对等,此事理应由理事会主席出面商谈,不过傅振荃表明,愿意降低身份处理此事。他声称,傅振荃在双方商谈期间提出数项异议,包括他认为事件应由新院理事会主席出面商谈,并指院方不应干预他的穿着自由。傅指穿短裤拖鞋合理“由于秘书长当时穿着短裤拖鞋在董总行政部接见我们,部分同事也是短裤拖鞋的穿着,我们认为这不妥当,并非良好示範,但秘书长认为,董总是他们的家,在自己的家要做什幺都可以,要过夜打地舖也不成问题。”他指出,傅振荃也说明他们在办公室过夜的原因。“我们曾说过,我们尊重教总教育中心範围内所有单位的自主性及独立性,但新纪元对上述言论不敢苟同。”他认为,华教事业从来不存在对等与不对等的说法,只谈合理或不合理。“我们是第一次被一位华教领袖提出要求,派出对等的人出来商谈,过去无论是已故沈慕羽、还是前任董总主席郭全强,都没有要求对等。”(TKM)不认同新院是『二房东』儘管新院无法在週一晚“请离”挑战派中委,但新纪元院长莫顺宗不认为这是一项“妥协”,而是“退而求其次”,作出适当的管理及协调;他也不认同所谓的“房东论”,即使他人认为新纪元是“二房东”,二房东也有其权利及尊严。新院校园是由独大有限公司委託董总发展,在建立硬体设施后成功申办学院,并以租约方式租给新院。因此,週一发生的门禁事件后,挑战派认为新院的举止如同“二房东驱赶大房东”。莫顺宗週二召开记者会强调,儘管各单位站在不同岗位,但所有单位皆是华教同道,不会以强硬手段对待同道。自聘保安员令校风变怪“大家站在同一屋檐下,大家的关係应很密切,为何要如此区分关係呢?说这番话的,是否要宣示主权?我们现在没有跟别人要求主权。”“如果现在说二房东坏蛋,在欺负大房东,那幺我们是负责管理保安,却又不让我们管理,是不是又很坏蛋?我们必须以同理心来谈。”他不认同新纪元为“二房东”的身份,若他人坚持新院为“二房东”的身份,他坚称二房东也有其权利及尊严,完成本身所负责的事务。莫顺宗说,虽然在门禁事件上所达成的协议并非新纪元真正所要求的,但无可奈何下,只好退而求其次。他声称,新纪元之所以负责董教总教育中心的保安课题,是新纪元过去一直以来皆全天候24小时使用该範围,而且该院负责照顾的学生人数众多,因此任何一方无需以主权推翻新院负责保安工作的权利,各个单位更不需各自聘请保安员。“我们不主张以强硬手段,更不会使用强硬手段对待同道,我们对同道存有信任,希望同道也不会辜负我们。”莫顺宗认为,挑战派自聘保安员的做法,让原本很安全、平和及文明的新院校风变得“怪怪地”,他不排除增聘保安员将影响学生心理,因此希望一切风波可儘早结束。针对挑战派连续数日在行政部过夜的水电开销问题时,莫顺宗指,开销是独立承担,所以并不清楚。(TKM)‧2015.05.12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